世界本就不公平,所以别说你能懂我,ok?

1

在网上看到一个故事。

一位在大学报到当天挑着蛇皮袋进入985校区的年轻人,大学因为”抠门儿“被嘲笑了四年。

他泡面只买袋装从不吃桶装的,从不加火腿肠,而且放着宿舍楼下的小卖店不买,非要花40分钟横穿校园,去买校门口的商店购买,因为那里每袋售价便宜一毛钱。

班级组织烧烤野餐,同学们各种大鱼大肉以及打着“有机”标签的高档水果,他却只在下午去菜市场买了一袋红薯,买红薯是因为这东西确实也能算烧烤,下午去,是因为尾市上的菜最便宜。

他偶然得到了遭受全院男生嫉妒的与院花同组作业的机会,却在作业结束之后找院花要了五毛钱复印费。

他买了两份满20减15的黄焖鸡米饭请宿舍唯一对他好的同学吃饭,然后向同学讲述自己的故事。

父亲为了偿还债务,到工地做工,被龙门架拍到了土里。拿到赔偿款发现父亲的命没有债务值钱。

他在大学各种兼职,赚的钱都寄回家帮母亲偿还余债。可是由于自己来自农村,普通话都说不标准,兼职也很难找到待遇不错的,只能做些价廉活累的工作,于家庭而言,杯水车薪。

故事的结尾,这位同学太想赚钱,又太没有经验,进了传销,最后暴尸枯井。

他的死不是因为贪得无厌,而是因为走投无路。

他的朋友圈,里面只有一句话:

对每个人来说,地心引力是不一样的。

2

前段时间有一篇文章刷爆网络:《上海退休教授发6000字长文批幼升小"牛蛙战争"》

上海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小孩考上上海四大民办小学,是牛蛙,若没考上,是青蛙。

文章讲述了这个“女儿公职、女婿海归、爷爷退休教授”的家庭为了让小孙子进入民办小学当牛蛙,从小孩3岁开始就各种规划、培训,最终却因为用力过猛让孩子患了抽动症(全名叫“小儿抽动秽语综合症”,是一种慢性神经精神障碍疾病,虽不严重,却很难治愈。)而被小学婉拒。

最后,老教授用悲伤的口吻讲述全家最终选择了给小孩移民求学的艰难决定。

这篇文章赢得了很多人的追捧。

虽然我也开始在为孩子的入学和成长考虑,也理解老教授一家的良苦用心,可是,我真的体会不到给孩子移民求学时的那种“无奈”。

3

2013年,我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个小学生。身患发病率百万分之几的“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北上广各种求医问药,最终确诊是此罕见病,基本无法治愈,四肢肌肉逐渐萎缩。

当时已经只能爬行,最终,只能瘫痪。

为了求学,父亲外出打工,多年未回家,母亲在小镇学校旁租了一间地下室,全职照顾孩子生活上学。

我当时在单位微信上写了他的故事,为他募捐了几万块钱。

在募捐的过程中就有好多人提醒我,别太上心,说他母亲除了送他上学送饭,就没想着去打份零工。

可是在真的深入了解他们的生活,我知道这种想法是不可能的。

由于孩子自己无法穿衣洗漱,孩子母亲每天五点要起来做准备。背着孩子上学去后,又要回家为孩子准备午饭,接着又是接孩子放学、晚饭、功课。有空余的时间还要四处打听孩子的治疗,寻找帮助。

感同身受,是一个美好的词语,但是真的很难做到。

4

畅销书女作家芭芭拉·艾伦瑞克写了一本书《我在底层的生活——当专栏作家化身女服务员》,进入美国底层,体验在时薪6~8美元下,辛勤工作是否能生活下去。

她的答案是:不能。除非你跟别人合租房子,或者打两份工。

她在三个城市当过餐厅服务员、旅馆服务员、清洁女工、看护护理及沃尔玛的售货员,她努力工作,也努力尝试收支平衡,为此她曾勇猛打两份工,一周工作七天,每周还能在打工的看护之家免费吃两三餐,这些都帮助了她。但到旅游旺季,房租将上涨三倍,身为女佣的她,只能再次破产。

作者有穷人没有的优势:在前面的几十年,她有高于一般水平的医疗照顾、良好饮食、她常年练举重,身体“是不寻常的结实”。

并且,就这个实验来说,她作弊了,她给自己租车,用信用卡付费;每到一个城市,她备有一千多美元的起头基金;她开了外挂,却仍然没有打赢。

5

用《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开篇语结束这篇文章吧:

我年纪还轻,阅历不深的时候,我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我至今还念念不忘。 “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 ”他对我说,“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 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